像猫咪一样格格不入
悲观而积极
喜爱语言文字的素食主义吃货

【凛绪凛/授权翻译】我哪儿也不去/I'm Not Going Anywhere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963516

分级:G

人物来源:偶像梦幻祭(Ensemble Stars!)

人物:朔间凛月/衣更真绪

语言:英语

日期:05/09/2016

状态:已完结

字数:3586

章节数:1

作者:RenHakuyuu

译者:莉莉猫

 

简介:HP AU,凛月和真绪分到了不同的学院,这让二人都甚为不快。

译者按:

  本文原作者打了“绪凛”标签,但二人CP向描写并不明显,所以可以简单当做二者温馨的小故事来看待;人物称呼按国服翻译;人设属于三日,脑洞属于原作者,我只是语言的搬运工

作者授权:



 

  学年伊始,凛月已经在盼着这一年赶快结束了。他本来也觉得真绪不会和自己分到一个学院——要真在一个学院了,他反而要惊讶了——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最糟糕的。尽管凛月也不能说多么惊讶,只不过……以真绪的条件,被分到拉文克劳或者赫奇帕奇再正常不过了,所以他究竟为什么一定要被分到那个学院呢?这也不是说凛月对格兰芬多有什么不满,他没理由这么想,或者说他根本对所有的格兰芬多就没什么想法。即便如此,他对于两个学院之间几个世纪以来的恩怨纠葛还是有所耳闻的。两个学院之间的联系——假设有这么个东西的话——也少得可怜。

  当然啦,凛月也不怎么在意这一类事情,他相信真绪也同样不会在意的。但他想,出于上述种种原因,他想跟真绪在校园里有来往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哪怕真绪不会在意跟一个斯莱特林来往,他的朋友们也会在意的,毕竟不管怎么说大部分格兰芬多看上去都不喜欢斯莱特林,反之亦然。凛月忍不住去想,真绪的新朋友或许会让他远离自己。虽然目前这还只是个假设罢了,可凛月已经开始痛恨这种可能了。

  他们没能在一个学院已经够糟糕了。所以早上醒来,凛月第一眼能看到的也不会是真绪;晚上睡前,凛月最后一眼能看到的也不是真绪。真绪也不会再在早晨把他从床上扯起来,帮他穿好衣服,确保他认真去上课。没法跟真绪无时无刻不在一起就已经很糟糕了,可眼下的情况……他相信他能真绪在一起的有限时间又会缩短了。更不要说二人都不在一个年级,所以也不可能在课堂上见到对方。这样不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打发时间的话,来到同一所学校又有何意义呢?

  但这比一年级的时候已经好多了,所以凛月并不想抱怨。那时候真绪还没有入学,所以凛月独自一人忍受了整整一年。好吧,说是“忍受”好像有点夸张了,不过如果要让凛月说说他在霍格沃茨第一年的感觉如何的话,他可能都没法给出一个像样的答案。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团糟。实际上,他除了能想起来在各种各样的地方睡过觉——自个儿的房间啊,医务室啊,图书馆啊,或者随便一个什么安静的地方啊——其它的事情都不怎么记得啦。他很少去上课,哪怕去了也只是因为老师抓到了他然后把他拖去上课而已。

  他本来觉得,既然真绪现在能陪着自己了,那自己或许更有动力好好地度过学生时代。可最终他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他应该想到这点的,他知道他俩不可能是同一个年级,而且他也比较确定俩人也不会分在同一个学院,所以他本不应该伤心难过的。可他还是难过了,并且凛月也控制不住这种感受。

  凛月叹了口气,看着真绪坐在格兰芬多的长桌旁边,正在和其他人开心地聊着什么。看起来真绪已经交到新朋友了,他总是很擅长和别人打交道,所以大家都喜欢围着他。这让凛月有几分嫉妒,当时嫉妒的原因不在于真绪的社交能力,因为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原因在于所有能围着真绪转的人。他嫉妒所有那些可以和真绪自如地聊天、可以和真绪一起做点什么、可以和真绪更为亲近的人。

  当然,因为“有人和真绪更加亲近所以就吃味儿”什么的,其实挺蠢的,因为凛月跟真绪也很亲近啊,或者说他很确定其他所有人论起跟真绪的亲密程度都比不上自己,毕竟他们有着那么长久的友谊,所以直到目前为止,凛月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很有自信地表示自己知道有关真绪的一切——至少比其他所有人知道的都要多得多。可不管事实如何,此时此刻的凛月依然无法克制住自己的嫉妒。这让他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失去在真绪心中排第一的位置。何况真绪现在是在格兰芬多学院,这种情况大有可能。一时间,凛月胃口全无,他只盼着开学典礼赶紧结束,好能回到寝室睡过去。他可以把接下来的一整年都睡过去,可能的话全部的七年都睡过去,然后他就可以正儿八经地跟真绪相处了。

  晚宴剩下的时间凛月都用来盯着真绪看了,同时他彻底无视了同学院的同学。期间好像有人跟他说了什么,不过凛月既不是很肯定这一点,也并不在意这个。他都可以盯着真绪、看着真绪吃饭了,别的还有什么要紧的?吃饭的间隙,真绪会时不时地跟旁边的同学说说话,也会露出开心的笑容。来到这里的他看上去非常高兴,不像凛月,恨不能分分钟就离开。尽管此刻的凛月心中酸楚难耐,他也必须承认,真绪的笑容太治愈了。尽管凛月非常讨厌不能和真绪在一个学院,可如果真绪这么开心,他也许并不怎么介意再多熬上个几年。

  至少直到所有人都开始站起来朝着各自的公共休息室走去的时候,凛月还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会儿他必须把视线从真绪身上移开了。他不想这么做,可大家都在挪动,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凛月还不想回到公共休息室,他希望能和真绪在同一个空间多待一会儿,哪怕只能远远地看着真绪也好。这么想着,他连忙回头去看真绪之前坐着的地方——太晚了,真绪已经离开了。

  凛月近乎行尸走肉一般拖着自己回到了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真~绪真是太残忍了”,他这么想着。最起码,真绪还可以跟自己打个招呼不是吗?就算他们没机会搭话,作为朋友的话至少可以打个招呼的,难道不对吗?他们甚至不只是朋友,他们可是总角之交,他们一起长大,凛月是真绪身边陪他最久的伙伴,理应得到一声招呼啊。

  那天晚上,凛月睡不着了,不过这次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夜行生物。事实上,这天晚上的他感到不同寻常的疲惫,可他的大脑拒绝让他入睡。他一直在想着真绪,想着真绪似乎是无视了他。凛月也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他知道真绪不是那样的人,可脑海里有个声音在喋喋不休地告诉他“你被无视了”,听起来还特别有说服力,凛月自己都快要开始相信这个错觉了。他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这一点,至少他应该对真绪多几分信任,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想法,而他越是琢磨,感觉就越糟糕。

  不知怎么的,被无视的想法最后演变成了真绪开始厌倦他了,接着很快变成了真绪开始恨凛月了——对此他并不惊讶。首先他是个怪胎,没有人会愿意和他做朋友的,能被抛弃第一次也就会有第二次;其次,他在斯莱特林,而这个学院名声不佳,对格兰芬多而言尤为如此,真绪或许也得到了什么负面消息。“但是真~绪不会对他人妄下评论”,他试着这样说服自己,可随后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就提醒他真绪是怎样招呼都没打一个就消失不见的,这让凛月再次沉入到无限的消极之中。


  破晓时分,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真绪的睡觉的地方——至少是他本来应该睡着觉的地方。尽管离上课还有好几个小时,可真绪已经全然清醒了,对此他也不怎么惊讶,因为他一度习惯早起把凛月叫醒,而在过去和凛月分开的这一年,他也努力保持这一习惯,以便今后在霍格沃茨也可以继续每天叫醒凛月。

  可惜千算万算,计划不如变化快。真绪没想到自己和凛月并不在一个学院,他本以为俩人能像过去一样腻在一起,这也是他盼着来霍格沃茨的原因之一。这一点在过去的一年尤为突出,因为真绪无可救药地感到了寂寞。当然啦他有交到其他朋友,可他总觉得自己缺了什么,直到放暑假了,真绪才意识到这是因为凛月不在身边了。他再也不想和儿时的伙伴分开了,所以收到入学通知的时候真绪别提多高兴了。

  可是现在,虽然说他人就在霍格沃茨,就在凛月已经度过了一年的地方,可他依然不能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真绪并不想就分院结果抱怨什么,他对此已经不能再满意了,因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勇敢而带有骑士精神——乐于助人倒是不假,不过他没想过自己的能力可以进入格兰芬多,对此他不仅仅只是高兴,可以说甚为骄傲。但在格兰芬多的长条桌旁的第一个晚上,真绪依然感到了几分孤独。

  他同样不能否认,自己这一晚上还是挺开心的——要是不开心那才见鬼了。想想看,短时间内他就有了很多朋友,聊天聊得也很开心,更别说他知道了很多自己之前不知道的事情。这是个令人愉快的夜晚,可真绪还是觉得不够完整,他希望至少能跟凛月分享一些快乐。

  真绪翻了个身,努力想多睡一会儿,可是失败了,无论他怎么尝试都不能将思绪从凛月身上抽离开来。这不光是因为他在担心凛月有没有好好睡觉、能不能按时起床、能不能好好穿衣服、能不能找到教室、能不能正经儿上课……这样说下去会没完没了的。但真正占据他思绪的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是他对自己前一天晚上的表现后悔了。

  神经大条如真绪也感觉到了凛月一晚上都在盯着他看,虽说别人也提醒了他这一点,可是这只能让他越发想和凛月谈谈。但是真绪不能就这么在开学第一天堂而皇之跑到别的学院桌子旁边去,否则的话也太令人瞩目了吧,而他也好凛月也罢都不希望吸引过多的注意。但真绪还是打定了在回各自的公共休息室前和凛月说上话,哪怕只是简单说句晚安,他也希望能好好面对凛月说话,而不只是从背后感觉到他的目光……可惜晚宴结束后大家的动作太快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进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

  真绪试图一遍遍说服自己,要和凛月聊天的机会还多了去了——没用的,不知怎么的,他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时刻。虽然机会有的是,可这样的机会仅有一次,毕竟这是他在霍格沃茨度过的第一天,可他没办法和最好的朋友分享这样的时刻。

  反正怎么也睡不着了,真绪决定起床去大礼堂等着了,反正早去了又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绝对比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外加懊恼万分强得多。可找到礼堂的位置却比真绪想得要困难得多,现在他开始后悔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没有好好认路了,他先是转了几个圈,上了几层楼梯,又下了几层楼梯;进了一个大厅后发现不对又退出来。真绪很相信自己的方向感,可如此这般往复几次后,他发现再好的方向感在这里也不起作用。如果他把学校的地图整个背下来的话或许还能有用,可这里的楼梯变来变去,记起来可真是个挑战。

  真绪不想承认这一点,可他别无选择。他迷路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而当他试着向油画上的人物问路的时候,又因为时间尚早,他们拒绝醒来帮助他。

  真绪长叹一口气,靠着墙壁坐下来。或许在这里等着有人经过会比较好,或者至少等到天亮了,油画中的人都醒过来了愿意帮他了为止。他不由得有些汗颜,因为他认真看了学校的地图,通读了有关学校的书籍,所以他觉得自己至少应该能做到不迷路。但现在他一个人被困在了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内心还充斥着对于好友的担心。学年甫一开始,真绪已经感觉人生重来算了。

  他想闭一会儿眼睛,走路和早起的疲劳袭来,他感觉自己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这一定是在做梦吧,这么早没人会路过这里。脚步声停下来,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呼唤他。这是一个温柔的声音,这个声音能让他平静下来放松一下。他想多听一会儿,他想听到这个声音说点别的,不要只是喊他的名字,不要只是“真~绪。”

  “真~绪。”凛月重复了好几遍,把手放在真绪肩膀上轻轻摇晃着他,“真~绪,醒醒啦。”他的声音温柔而低沉,仿佛并不是真的要叫醒对方。真绪哼了几声,幸运的是,他很快就又安静地睡过去了。

  凛月坐下来靠在真绪旁边,揽着真绪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他一边看着自己的朋友平静地睡着,一边温柔地微笑。凛月不明白真绪是怎么跑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附近的,也不明白他是怎么睡着的,但凛月可不是在抱怨,他好高兴一大早就能第一眼看到真绪,所以早早起床是个正确的决定。

  他小心翼翼握住真绪的手,这种柔软的感觉是凛月喜欢的,这让他不禁想要握得紧一点,但他不想把朋友吵醒,虽然他的确有这个想法。凛月轻轻地把头靠在真绪的头上,这样紧紧靠着真绪的感觉真好。虽然他们只分开了一天,但度日如年。凛月不知道自己怎样熬过了没有真绪的一年级,而现在真绪就在身边,他也无法想象自己还能不能再这样熬一年。

  他闭上眼睛,感受来自真绪温暖,这种感觉有着舒缓的功效,而真绪一贯给人这样的感觉。他让凛月感到非常平静,仿佛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真绪就像冬日的暖阳一样带给人温暖。这种感觉太好了,凛月永远,绝对,不想失去这种感觉。可他依然控制不住地担心万一有一天,真绪会徒留他一个人在寒冷中。不,他不想在体验了温暖之后重新回到冰冷的状态中,他不想失去这种温暖,他不想失去他的真~绪(原文为斜体)。

  “别离开我……”凛月呢喃着握紧了真绪的手。这会儿子他也不在乎会不会把真绪弄醒了,唯有切实地抓着真绪才能让他有真实的感觉,让他确定真绪不会突然消失。

  梦里再怎么美好,也只是个梦而已。可感受到的温暖也好,听到的声音也罢,让真绪感觉这一切都那么真实。他想睁开眼睛,但他又害怕。万一真的只是个梦呢?那醒来后他会发现自己又是一个人待在冰冷的大厅里。就算是虚假的他也不想失去这片刻的温暖,但他听到了凛月的声音,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个答复。他得告诉凛月他哪儿也不去,会一直陪着凛月。

  真绪慢慢睁开了眼睛,依然在害怕这一切只是个梦罢了,但睁开眼睛后他感觉到了手上有一种熟悉的触感。他们曾经多次牵过手,所以跟凛月牵手是什么感觉真绪再清楚不过了,更不要说从对方的手上传来的温暖。尽管称之为“温暖”可能不太妥当,因为凛月的体温一贯比真绪的要低。可那种感觉就是如此。只需要这一点,他就能确认凛月真的在身边。真绪再一次闭上眼睛,不过不是为了睡过去,而是为了认真感受凛月坐在他身边、靠在他身上的滋味。他不需要睁开眼看着凛月,只要他知道凛月在边上,他就能安心。

  过了好一会儿,真绪才开口回答道:“我哪儿也不去。”他的声音很轻柔,但足以让凛月听清了。

  他的回答让凛月有些惊讶,因为他确认真绪是睡着的。不过发现他醒过来后,他感觉跟真绪靠得这么近有点害羞。但他发现自己的小伙伴并没有离远一点儿或者要抱怨的意思,这种情绪就消失了。这一定是说真绪不介意咯,凛月希望如此,因为他一时半会也没打算走开。

  “我很抱歉……”真绪开口道。凛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道歉,他没做错什么啊?可没等他回答,真绪就接着说:“昨天,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事情太多还很突然……我很抱歉……”

  空气安静了些许,最终凛月打破了这份沉默。“真~绪没有做错什么。”他安静地回答。没错,他一开始是有点受伤,因为他的小伙伴一句话都没说就消失了。但是凛月知道学校里的一切对真绪来说很新鲜,他理解真绪,也不会怪他。但是……“但是下次别这样了……”他又自私地补充了一句。他知道,两人既然在不同的学院里,想搭话也不容易,但他依然想尽量多的时间都能和真绪在一起。

  真绪笑了。“我不会的,我永远不会故意不理你。”他最终睁开眼睛,带着明亮的微笑看着凛月。“毕竟,你是我的总角之交,是我唯一的小凛。”

  凛月点点头,回以微笑。尽管他不仅仅希望自己是“总角之交”,但听到这些话让他感觉格外开心。开心到不能自已的程度,所以他扑进了真绪怀里,紧紧抱住了他。“我也不会允许你这样做的。”他更像是自言自语地补充说。虽然他现在很开心,可是脑海里依然有几分不安。可即便他们身处敌对的学院,即便周围的人会说他们的闲话,即便他们会度过一些困难的时光,凛月觉得这都不能阻止自己跟真绪在一起,他不会让任何人分开他们。

  “小……小凛!”真绪猝不及防,被凛月的动作和话语吓了一跳。但他也抱住了凛月。虽然凛月的大部分担心都自己消化了,但真绪明白他的感受,因为他同样拒绝让任何事情分开他们。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做到这一点有多么难,但他绝对不会放开自己最好的朋友。只要齐心协力,他相信他们可以克服一切。




评论(12)
热度(78)
© 莉莉猫 | Powered by LOFTER